凱利1858-1943



那群孩子們,
只知道夏天泡在河里很涼快,
不知道河里有巨大的水蛇。
忽然有個孩子叫道:那是什麼?”
水面上浮現三角形的頭、扭動著S形身軀。
“是……是蛇!救命啊,快逃啊!”
所有的人拼命往岸上游,
卻有一個年輕人,
翻身往蛇來的方向游去。
“喂,那個不要命的,快回來喔!”
岸上的人大叫,
他卻仿佛沒聽到,
迅速地游到蛇旁邊;
順著大蛇的平行方向游了一陣,
瞬間伸手往蛇頭猛扣下去!
因搏斗激起的巨大浪花,
驚飛了一群野鴨,
旋即恢復平靜。
他托著那條大蛇游到岸上,
眾人嚇得幾乎癱倒在地。
“這沒有什麼,不過是條無毒的水蛇。”
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?”
這個名叫凱利的年輕人微笑道:
“看他身上鱗片的紋路、眼睛的瞳孔,與游動的方式,就可以知道它的種類了。”
“啊!……” “如果我為你們辦一個營會,教你們游泳,分辯蛇、認識毒菌與簡單的自我保護,誰肯參加嗎?”
有十多個孩子舉手。
這是歷史上第一個青少年夏令營的由來。
這個名叫凱利的醫學院學生,
後來成為醫學界的四大天王之一, 二十世紀初期最著名的婦產科醫生。

原野小英豪:凱利,一八五八年二月二十日生在美國紐澤西洲的肯頓城。說他是原野小英豪,一點也不跨張。從小就最喜歡去露營,釣魚,擅長抓各種野生動物,如:蛇、蜘蛛、蛤蟆、烏龜,學校裡的老師沒有敢打開他書包的,因為裡面經常放著小蛇、毛蟲,凱利把這些都當寵物來養。

凱利的母親是基督徒,經常位這個喜歡野外的孩子禱告。常常擔心他在外頭出意外。凱利很孝順,但是離父母的信仰卻是很遠,教會並不適合凱利的個性。十七歲不到,他已爬遍了附近的山頭。甚至利用暑假一個月的時間,遠征加拿大北部,找到傳說中的印地安人,學了不少野地求生的技巧。一八七三年,凱利進入賓州大學的生物系,結交了兩個醫生成為最好的朋友,萊德與格瑞非斯,後來萊德成為世界上非常少有的牡蠣專家,格瑞非斯則成為著名的爬蟲類學者。凱利當時非常自信的說:「配合我的學識,我可以訓練我的眼睛去鑑定各種生物。」當時有許多的人勸凱利信耶穌,他都嗤之以鼻,他認為在探險堶惜w經找到了人生的目標。然而,隔了冬天,凱利去科羅拉多州的高山,那次他遭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風雪,整整三天三夜只能躲在帳棚裡,不能動彈,等到太陽出來後,他嘗試睜開眼睛,卻什麼都看不見,那是可怕的雪盲!他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無能與無知。這位野地英雄才跪下禱告:「主耶穌啊!救我!」

他後來寫:「在荒野的雪中,突然我覺得耶穌於我在一起,以後無論人生中有多少起伏,我信耶穌是活的神,我對他沒有懷疑。他的啟示超過我的理智,從此我不敢說生命是靠我的天資與努力就可以過的更好。」在他獲救後,第一件事,就是回到家堙A把塵封以久的聖經拿出來讀。

大學畢業後,凱利繼續就讀於賓州大學醫學系。他對達爾文的進化論提出質疑:「進化論真的能證明人類的起源嗎?有任何實驗能夠直接證明人是由猴子變來的嗎?即然沒有實驗証明,那麼這只能算為科學上一種理論,而不是信仰。」

凱利是一個非常忙碌的醫學系學生,但他心裡掛念著那些像他一樣不能靜下心聽道的小孩。他又希望將福音傳給這些孩子,於是在一八八三年七月五日,他自稱-約翰船長,代領二十個孩子,教導他們釣魚、搭帳棚、游泳及認識野生動植物與野外求生技術。這成為美國有史以來第一個兒童夏令營。他說:「在夏令營與孩子一起生活,〔教導〕成為更真實的事。」

凱利至醫學院畢業以後,繼續留在學校附近醫院擔任醫師。有一天,他看到一個報導,在附近採礦的城市-肯欣頓,將近有二十萬的人口,但是沒有醫生肯到這貧窮的地方。凱利的探險精神加上基督徒的熱忱,使他到礦工的城市租了個房間,在晚上下班後就搭火車去那裡看症。病人幾乎是蜂擁而來,晚上凱利累得不得了,但是怕聽不到急診的叫門聲,就用條繩子綁在的大姆趾上,將繩子的一頭拉到窗外,這樣半夜有急診病人一拉這繩時他一定就會醒來。他在這段時期的日記寫到:「醫院的工作使我更深接觸人類的痛苦。我只要略施幫助,就得到受苦之人的許多感謝。這使我深愛我的職業,不是為謀生也是為服事。就像聖經路加福音十四章二十三節所寫的僕人,我願意做主動出擊的醫生,在馬路上和籬芭邊勉強人進來。」不久這所醫院成立了查經班。凱利在醫院附近買了一塊大地,建造游泳池和供小孩玩耍的營地。這所礦工醫院愈做愈大。醫院的名聲傳遍全美,遠及歐洲。一八八七年,凱作了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決定,他發覺醫學的發展,對於女性特殊的病症最為忽視,於是決定專供婦產科,把醫院改為婦產科醫院,這是歷史上第六家婦產科的醫院。他改進古老婦產科許多巨大粗陋的工具、發展出許多婦女的診斷技術、設計保護墊,對婦女產後六週實施護理治療,這些方法到現在仍被各地婦產科醫院所延用,幫助了不計其數的婦女,把整個婦產科醫學帶上一條嶄新的路。

一八九年有一個基督徒商人,約翰浦金斯在死前立下遺囑,捐出七百萬美金,成立一所具有附屬醫院的醫科大學,並且立下章程:大學教授必須同時擔任醫生。這所學校聘請當時最傑出的四位醫生來擔任系主任,當時被為醫學界的四大天王。而凱利為其中婦產科醫學系主任。這時他才三十一歲。這四個人大力改革醫學教育,要求嚴格,並且立定醫學生要有實習制。被世界各地醫學院所仿效。今天約翰霍浦金斯大學地醫學院仍是世界醫學院從的翹楚。凱利在大學設立護理系及成立護理學校,他覺得護士非常重要。在新生入學時講道:「護士不僅是一個職業,也是一個呼召。你們的努力會使前面一扇打開的門更為敞開。廣大的群眾需要你的幫助,醫生的功能在醫治病人,但是要使醫院成為一個乾淨清潔,服務的地方,是護士的功能,你們的工作是神聖的,你們制服也是聖潔的白色」。同年,凱利到德國參觀醫院管理制度-每一個步驟都考慮的仔細。尤其喜愛病床的設計:輕巧堅固又容易四處移動,移動病床剩下的分秒都可以救會不少病人的生命。把病床帶回,也把醫院的院長女兒萊德小姐娶了回來。

婚後與妻子將存款的百分三十五拿出來,當做學生的教育基金,讓窮苦的學生可以完成教育。他說:「一個醫生的成功不在乎他賺多少錢。甚至不在乎他救了多少病人,而在他幫助更多人成為優秀的醫生,去拯救更多的人。你知道什麼是基督教嗎?基督教是一種事業,信耶穌是一生去跟隨上帝作生意。做什麼生意?做一種不計較輸贏而計較有沒有使別人得到真正好處與照顧的生意。耶穌在世上生活時,說得第一句話是『豈不知我當以天父事為念嗎?』最後的一句話是『成了』今天耶穌仍然在找人與他一齊去做天父的生意,問題不是你能不能而是願不願意。」